传媒

镇山村传奇(二章)

字号+ 编辑:中国有线电视网 目录:未知 2020-07-13 21:53 我要评论( )

邓江龙|文 半边山下 恍若在隔世,梦境在耳畔猎猎作响。 在山峦起伏中,当我听到几声惊啸,那豪迈,那惊魂,是在城墙上插紧的烈旗。道出了将军的热血与执着。 在

东方早报网(www.dfzaobao.com

邓江龙|文

半边山下

恍若在隔世,梦境在耳畔猎猎作响。

在山峦起伏中,当我听到几声惊啸,那豪迈,那惊魂,是在城墙上插紧的烈旗。道出了将军的热血与执着。

在飞奔,在狂嗥。

山林的顶头,镇山屯楼、古典城墙、青石山瓦,却在千年的梓树下掩映着、荡漾着、数落着千年的神话。开始在历史的山壑中,寻找安慰,许多人沉默,和我立在将军的墓碑前,瞻仰伟大的疆土,与神圣的山河对话。

从山头向着那条盘旋,且逶迤的石阶路往左再拐,沿着山林间的悬崖,到南城门陡坡,往下走去。一处绿草如茵的幽谷,潺潺的溪流从岩石里涌出。当然,传统民居还依旧保持着传统的民俗,这是一座彰显文化气息的布依族村寨,石屯石堡,石板石巷,镇山石墙,并环绕在林中的山崖之间,都是石的装作。这里是花溪河的上游,湖波荡漾,船儿众多。到了这儿,民风淳朴,保持了原始的幽静,宛如世外桃源,就像是忘记了尘嚣。

河岸那几颗高大巍峨的参天古木,捉弄得枝叶繁疏,长得十分的高大、茂密。

当说起李仁宇将军,一阙庄严的英雄曲在我的心中奏响。一句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映照四百年的镇山村,有刀口上的落日,有马背上的太阳,即使满怀愤懑、孤独苍夜、满怀血泊,那胸膛内迸发出的是:保我疆土,爱我山河。

我畅游在城楼的背面,远望山谷中四围环绕的湖泊。却远望那座山突兀,高高耸立着,像一只乌龟,目送何方?是瞭望岁月如梭,还是山河无恙。

如镜山河,徜徉千年的岁月。

在亘古山壑,我穿越明万历年间来到战乱的故国。你奉命领兵入黔“平播”,后入赘镇山。一日,半边山下的湖水清澈见底,足以能目睹鱼儿的舞蹈。月光后的天空多么明净,每一粒砂石闪烁。

目送山河无恙,我内心开始响起镇山村的传说。

镇山上的传说

站在镇山上,我看见蜿蜒远去的长城,就像一个远古的传说,他保卫着疆土,捍卫着矢志不渝的爱情。

被风侵蚀的烽火台,静静地站立在长城边壕,脸上有岁月的伤痕。

来自镇山上的爱情,一遍一遍地在万山从林,磨刀石上呼呼作响。那是班家的姑娘,欢快地把爱神歌唱。那个优美善良的姑娘,她温柔婉转,遥远地歌唱,她把山上的鸟儿唱醉了,她把水中的鱼儿弄醉了。

你且慢慢地聆听,从远处,传来了心上人的歌声,你的心不径而飞,总之,飞得太远。

山的灵魂在,飒飒作响;水的灵魂在,淙淙殷唱;林子头的百鸟,婉啭着;树叶在风中,也“沙沙”吟唱……

在万籁俱寂,你寻觅着灵魂中的爱情,闪烁着美妙的情愫,以此来愈合你战乱之中,创伤的心的裂隙。

她,一个班家姑娘,优美,贤惠,善良,可爱。是个天真浪漫的布依族女子,她恍惚的目光能抚摸着树叶,在山间犹如飞奔的小野兽,也被其尽情跳动。这种爱情,不仅会开拓你的郁闷与胸怀,有时也能闯入壁垒森严的山村。在煌煌煜煜的山垒之中,便魂飞魄散。

你从不松手,从不退却,攫紧了对镇山的爱恋,对心爱的人,视死如归。

忽而倏风将至,山川振响。

这一次没有人提起战争,没有人去在乎过去。我的脑海里再度想象,你的爱情让我思绪狂奔,走进辽阔的疆域。

我赞美战火中战无不胜的爱情,赞美你坚强的执著与信念。当我听到飚风吹响了巉岩、峭壁。那古老的城墙上,幸福的那些事儿,依旧镌刻在石城里。

我隐身于山间,躺在碧绿的野草中,倾听着镇山上的传说。

作者近影

作者简介:邓江龙,90后青年作家、诗人、媒体人。贵州织金县人,1993年生于山东青岛市。有作品刊登在《人民日报》《经济日报》《中国产经新闻报》《贵州都市报》《贵州民族报》等。作品《男儿志》荣获全国高校大学生古典诗词校园大赛优秀奖等。著有《花溪之恋》。

 
 
----分隔线----东方都市网----分隔线----投稿:975981118@qq.com 欢迎投稿
联盟媒体提供的内容由联盟会员自行负责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[ 本网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,管理员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管理员邮箱:ggb.li@yeah.net ]

免责声明:

相关文章
  • 农工党科技党员帮扶宁乡横市云山村建立食用菌产业和循环农业

    农工党科技党员帮扶宁乡横市云山村建立食用菌产业和循环农业

    2020-08-25 12:20

网友点评
精彩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