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点

武汉坠亡研究生曾长期给导师送饭按摩-今早网

字号+ 作者:今早网 来源:今早网搜狐自媒体 2018-10-12 01:08 我要评论( )

王攀让陶崇园称呼自己为“爸爸”的聊天记录。陶崇园本科毕业时,王攀实验室部分成员合影(第一排左五为陶崇园,第二排右四为王攀)新京报记者 陶若谷 摄 3月26日

  陶崇园宿舍楼,他从楼顶天台坠亡。新京报记者 陶若谷 摄

  王攀让陶崇园称呼自己为“爸爸”的聊天记录。受访者供图

  陶崇园本科毕业时,王攀实验室部分成员合影(第一排左五为陶崇园,第二排右四为王攀)新京报记者 陶若谷 摄

  3月26日7时28分,陶崇园从五层宿舍楼顶的天台坠亡。警方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,排除他杀,不予立案。

  坠亡者为武汉理工大学三年级的研究生,距离他26岁的生日只有两天。事发前,他曾向家人抱怨研究生导师王攀对他各种控制,令他困扰。

  事发后,家属在陶崇园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个名为“2018毕业资料”的文件夹,里面保留了自2017年10月以来所有与王攀有关的聊天记录和邮件往来。陶崇园姐姐陶敏发微博称,陶崇园多年以来承受着导师王攀的“精神摧残”,并将自杀原因指向他。

  王攀对陶敏的指控,称均不属实。他表示,自己确实把陶崇园当成入门弟子培养,对他期望值很高,压了不少担子。

  记者近日走访陶崇园的同学以及王攀的学生,试图还原师生二人之间到底存在一种怎样的关系;以及一个即将毕业的研究生,又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。

  “忍忍吧,再挺几个月就过去了”

  3月26日凌晨2点,一个电话打乱了任霞和全家人的生活。

  电话那头,儿子陶崇园说身体不舒服,“头胀,喘不过气,脑子里一直在思考问题,睡不着。”任霞问不出究竟,起身准备穿衣服,想去学校看看他。几分钟后,儿子又打回来告诉她不用来,“明早再说”。

  陶崇园的宿舍里,刘兵(化名)听到这几通电话,觉得有点奇怪,“有病看病就好了,干吗打给妈妈,又说别担心。”随后,他听到陶崇园又打给了导师王攀,也说身体不舒服。

  通话过程中,宿舍室友都醒了。王攀和陶崇园室友也讲了几句,让室友打120带陶崇园去医院,“多看着点他。”三个室友穿好衣服起身,叫了车。陶崇园忽然又说不去了,像小孩一样不愿下床,劝了几次也不听,也问不出到底怎么了。将近凌晨三点,大家陆续睡了。

  5点14分,一个室友起床发现陶没在床铺,打电话问他,他支支吾吾了一阵。大约10分钟后,他回宿舍了。吱呀的开门声,是迷迷糊糊的室友听到陶崇园的最后一个动静。再睁眼时,他们已经听到楼下任霞的号啕大哭。

  天刚亮,担心了一夜的任霞就出门了,去学校看儿子。任霞在华中师范大学的食堂做后勤,走到武汉理工大学大约20分钟。她一路上都在想,她和儿子有事一般通过微信交流,很少打电话,到底怎么了?

  6点20分左右,她在宿舍楼下见到了儿子,“脸色不是蛮好”,说了一句,“妈,来了”。

  任霞回忆,两人多数时间沉默,偶尔用家乡话聊几句。听儿子说心里烦,就带他去校门口吃早饭,“一碗热干面没吃完,就说吃不下了”。往回走的路上,陶崇园又说起导师王攀,“我感觉我要崩溃了,我不晓得怎样摆脱王老师。”

  任霞劝他,“再忍忍吧,能不翻脸就不翻脸,再挺几个月就过去了”。此前,陶崇园和母亲说起过导师王攀对他的各种要求,任霞都劝他忍。

  陶崇园回答,“妈,我的心情你不明白。”

  然后,他转身就要走。任霞想拉住他,陶崇园没理会,径直往宿舍方向走,之后跑了起来。任霞跟在后面追。

  50岁的任霞累得气喘吁吁,还是追不上前面的儿子。

  几分钟后,任霞追到男生宿舍楼的院门口,隐约听到有人喊“跳楼了”,灰色水泥地上,一双棕色鞋子让她瞬间慌乱,她挤过门禁冲进院子,儿子陶崇园趴在血泊之中。

  听到哭喊声的刘兵惊醒后,没敢探出窗看,心里隐约知道是他。

  事件发生后,通往天台的楼梯口已经上了锁,警方对家属称,在那里找到一件黑色外套和钥匙。经过调查,警方认定陶崇园为自杀身亡,不予立案。

  陶崇园自杀的前一天,根据多位同学回忆,他踢了一场球,聚餐后回到宿舍睡觉。晚饭时间出门,23点左右回到宿舍,中间的几个小时,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  3月31日,陶崇园的宿舍还和往日一样,他床铺下的绿色塑料桶里堆满脏衣服,常穿的那件篮球衣搭在最外面。刘兵和另一个室友站在窗边,发了会呆。他们清楚地记得,三年前,刚读研时选宿舍的那天,为了抢这间屋子,既定时间9点半开始,陶崇园拉着他们8点半就赶到候选地点。

  “三层又朝南,窗户刚好有阳光。”陶崇园说。

  班主任的军事化作风

  2011年,19岁的陶崇园从武汉新洲区一所中学考入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。对于经常考第一的他来说,只能算一次失败的高考。

  他大一就读的班级,班主任叫王攀。1971年出生的王攀2003年至2005年在武汉理工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,现任校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控制与决策研究所所长。

  在同学李浩等人的印象里,王攀算是一个合格的班主任。虽然不教课,但和学生走得很近。比如暑假时王攀让班委统计贫困生,对于贫困生回家的路费他给报销一半。对班委和单科第一的同学,尤其照顾。

  李浩说,陶崇园就是王老师最喜欢的那个类型:学习好,老实,人品好。晚自习上,陶崇园坐得笔直,刷刷写字。基本每天,他都是最后一个走的。

  尽管在学习上有足以骄傲的成绩,年年都拿奖学金,但陶崇园显得不太自信。

  李浩有一次和他聊起一位政界名人,陶崇园问那是谁,李浩随口说,“这你都不知道?”两人分开后,他收到陶崇园发来的信息,“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吗?”来自城市的李浩才意识到,这个人很认真,也许不该这么对他说话。

  他隐约知道陶崇园来自武汉城郊的农村,父亲在50公里外的老家养鱼,母亲在华中师范大学食堂工作。陶崇园的衣服和生活用品没有一样品牌货,很少用网络用语或表情包,平时和同学交流不多。

----分隔线----今日早报网----分隔线----投稿:975981118@qq.com 欢迎投稿
今早网,今日早报,今日早报网,今日早报要闻,今日早报微信,今日早报爆料,今日早报投诉,浙江今日早报,上海今日早报,北京今日早报,重庆今日早报http://www.jinrizaobao.cn今日早报新闻中心

免责声明:

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 对本文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