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媒

大国小民 | 18岁,我在工体西路夜店里当男模-今日早报微信

字号+ 作者:今早网 来源:今早网搜狐自媒体 2018-10-11 01:06 我要评论( )

“男模怎么啦?不就是陪女客人喝点儿酒聊会儿天吗?这年代,只要来钱快,干什么都行。”夜店昏黄的灯光下,李康一脸无所谓地说道。



1

2015年10月末,27岁的我又一次做了“北漂”。

在北京工体西路一个夜店应聘服务员的时候,面试我的主管犹豫了半分钟,指着我的板寸说:“你这个发型,明天上班之前必须好好打理一下。”说着,他又指了指坐在身旁的男孩:“你看看他的发型,这才符合咱们夜店服务员的要求。”

那个男孩叫李康,他奶灰色的头发打理成了子弹头,鼻梁挺拔,阳光帅气,穿着潮流,脚踏着一双耐克,和我一样,也是来应聘服务员的。

这天傍晚,我和李康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,10平米大小的屋子,摆了3张上下铁床。收拾床铺时,李康搬来了4个长宽约40公分的纸箱,放在床底,颇为神秘。

收拾得差不多了,我和李康一起去附近的市场买生活用品。路上聊起来,得知他是安徽阜阳人,才18岁,之前学过理发,还在美容院做过销售。

地下商场里面好多卖棉被、床单、毛巾的店铺,我准备随便买一些就回宿舍,但李康拦着我说:“咱们再逛逛,货比三家,到时才好还价。”

李康带着我在商场里走走停停,每进一个店铺,他都会先摸一摸面料,再问价格,然后逛下家。大概逛了半个小时后,他走进一家稍大的店铺,问:“老板,这床被子多少钱?”

“这是羽绒被,280。”

“我刚刚问了好几家,人家只要100。”

“他们那是假羽绒,填的是棉絮,我这可是真的,不信你摸摸。”

李康摸了摸,说道:“你这个也是假的,80卖不卖?”

摊贩面露苦色:“80我都赔本了,最低100。”

李康指指我:“我们俩都买,如果价格便宜的话,我再介绍我们宿舍的人来,有20多个呢。”

摊贩假装面露难色,嘴上却答应了下来。

接着,李康在这家店里每买一样东西,都会往死里砍价,直到摊贩果断地说不卖,他才会作罢。等我俩采购完了,他还要求摊贩再送一张床单,摊贩有些无奈:“小伙子,你这么帅,穿的还是耐克,差这点钱吗?”

李康没有回答。

回来的路上,我问他:“你年纪这么小,买东西就会还价了?”

“我又不傻,该节约还得节约。”

2

服务员要想进入夜店大厅上班——那里能拿客人给的小费——必须先在传送酒品的“机动部”实习一个月,我们这些新人需要在这段时间里熟记酒品名称、价格、招待客人注意事项、人事架构等等,薪水也只有底薪。

这个夜店的规矩是,只要经理级别以上的管理者从吧台经过,服务员见到了,都得赶紧大声问好:“X总,晚上好!”主管会在我们身旁直接考核,凡是声音不响亮或者问候不及时,都会被批评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我经常认错人,十分尴尬,而李康才不到三天,夜店里管事的人就全记住了。

我问他秘诀,他告诉我:看见那些“总”们一过来,他就努力记下他们的面相和姓氏,等他们走了,他还会去问主管这些人在夜店负责的具体事项。后来,向“总”们问好时,李康还会适当地增加些台词,“哥,您今天穿得真帅!”或是,“姐,您今天穿的裙子真显身材!”

“机动部”附近有一座佛龛,“总”们每天上班前,都会来上香。每当这时候,李康就会“恰好”站在一边和他们聊搭讪,适时掏出火机把香点上,动作自然流畅,毫不刻意。

一天晚上,主管让我和李康去大厅收拾杯具,我俩正忙活着,突然,夜店的总经理带着几个朋友过来了。总经理以为我俩是大厅的服务员,叫我们把酒单拿来点酒。

李康赶紧拿过来酒单,半蹲在主客身边让他先看,随后附在总经理耳边,隐蔽地说了句什么。总经理简单回了他一句话后,李康麻利地给客人点了一些实惠的酒水,并自然地掏出火机给主客点上了烟。主客掏出200元小费要给李康,他不接,说“应该的”,主客还是叫他拿着,李康又望望总经理,总经理轻微地点点头,李康这才接下小费。

回去的路上,我问李康:“你跟总经理说了什么?”

“我问总经理是点贵一些的酒水还是点相对便宜的——这样我才能知道,总经理和客人之间到底是朋友关系,还是客户关系。”

我这才理解主客给李康小费时,他看向总经理的原因,这在征求总经理的意思。

这之后,李康主动和“服务部”的主管们走在一起,还经常还给他们带饭。实习半个月后,“总”们就都知道了李康,总经理甚至还在员工大会上专门表扬他,“服务部”经理随即破例把他提前调到大厅上班。

3

结束了一个月的“实习”,我也通过了考核,进入大厅当服务员。按照惯例,“服务部”经理会给刚刚进入大厅的新人安排一位“师父”,新人要由“师父”带着一起服务客人,一个月后才能“出师”单干。

先我们半个月进入大厅的李康,突然在一次会上向经理提出,想换一位每月能挣两万小费的资深服务员做他的“师父”,经理答应了。

我后来才明白,李康此举不仅是为了多赚钱,还是在找靠山:小小的夜店,其实是放大了的名利场,服务员之间为了利益,分成了两三个派别,新人若是站队站错了,不仅仅挣不到多少小费,还会被老员工挤压。

自那之后,李康的小费越挣越多,甚至还创造了连续三个晚上挣到上千小费的神话——当然,他服务客人的套路,我也是明白的。

一次,我和李康所服务的卡座挨着。李康的客人是几位女性,他站在主客身后,不断给她按摩肩部,并附在她耳边说着什么,她摆了摆手,李康又拿出纸扇,轻轻地给她扇风。另一位客人示意李康给她倒酒,李康做出OK的手势,但并没有立刻动身,而是继续站在主客身后扇风。

收到了他那个卡座主客给的800元小费后,李康又来到我的卡座,问我谁是主宾,接着重复之前的做法:先给主客敬一杯酒,随后再喂一块水果,接着按摩肩部、拿出纸扇给主客扇风,甚至还掏出纸巾给客人擦起鞋来。

意料之中,李康又拿到了200元小费,他递给我100元,附在我耳旁说:“你不能这么服务客人,跟我学学,必须把客人搞得不好意思,他们有了面子,才会掏小费。”

当时我十分固执,认为只要把桌面上的客人服务好,“润物细无声”,自然可以得到小费,可却往往空手而归。对于李康这种浮夸的服务方式,我内心十分抵触,更无法鼓起勇气去学。

李康见我不吭声,又附在我耳边说:“你是不是傻?咱们是服务员,是要挣钱的,又不是义工,店里又不让我们当着客人面要小费,不像我这样服务客人,哪能挣到小费。”

可我总感觉这样不对,慢慢地,我和李康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微妙,他的圈子是经理和资深服务员,而我在夜店则显得格格不入。再后来,我们两人偶尔遇见,也不再说话了。

4

----分隔线----今日早报网----分隔线----投稿:975981118@qq.com 欢迎投稿
今早网,今日早报,今日早报网,今日早报要闻,今日早报微信,今日早报爆料,今日早报投诉,浙江今日早报,上海今日早报,北京今日早报,重庆今日早报http://www.jinrizaobao.cn今日早报新闻中心

免责声明:

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 对本文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
精彩导读